亚博千赢国际



首頁 / 特色課程 / 特色課程

首頁

特色課程

中國的探月夢

——歐陽自遠院士航天科普講座

2019年01月24日 09:44  作者:初二10班 馬嘉凱  拍攝:郭瑩  點擊:26

2019年1月23日上午,80余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自遠受邀來到北京市八一中學,為C2020屆近700名學生和教師帶來了一場視聽盛宴——“中國的探月夢”綜合科普講座。

歐陽自遠,著名的天體化學與地球化學家,中國科學院院士、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、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、中國科學家協會榮譽會長,UIC榮譽院士,現任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研究員。他是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席科學家,被譽為“嫦娥之父”。

北宋文人蘇軾曾寫道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”。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月亮是柔和的、光明的。客居他鄉的游子更是以月亮來寄托深情。近幾年,中國在探月方面可謂是卓有成就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C2020的同學們在講座開始前就流露出了無限的期待。歐陽自遠院士從中國探月的國際關系、意義、技術、外星人和資源等方面全面展開介紹。

剛剛開始探月工程時,新中國正在處于百廢待興的狀態。大多數人民都吃不飽、穿不暖。而那時,蘇聯的尤里加加林已經率先登上了太空。而美國有緊隨其后。據歐陽院士所講述,這兩個國家的行動完全出于“冷戰”的需要。而在那時,新中國并不被承認,西方各個發達國家都對中國采取了禁運政策。而國內的工作條件也是十分艱苦。

1957年,歐陽院士剛剛畢業,從事的是艱苦的地質勘探工作。也就在這一年,前蘇聯發射了人造地球衛星1號。這極大地觸動了歐陽自遠,他堅信以后的地質學必將與探測地球、行星的觀測結果相關聯,于是他把精力放到了各種隕石、探索月球和行星地質研究上。這也開創了我國天體化學和比較行星學一個嶄新的領域,并培養一支年輕的隊伍,為中國進入太空時代作了儲備。1976年3月8日,一顆4噸的隕石從天而降,在東北吉林形成一場隕石雨。我國馬上就成立了以歐陽自遠教授為首的全國性聯合科學考察組,他們趕赴長春,進行了系統而科學的研究。

1978年,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布熱津斯基訪華時,贈送了1克重的“阿波羅”號帶回的月球巖石樣品。據歐陽院士講道,在這個巖石周圍有放大鏡,看似很大實際上只有1克,但歐陽院士格外珍惜。他利用其中的0.5克,通過近四個月的研究,發表了14篇論文,把它是什么,它的年齡多少,它有哪些東西,全弄清楚了。從此以后,他的夢想已經不是大地了,而是那遙遠的月球。

“誰掌控了月球,誰就能掌控地球”美國人如是說。正是因為探月的意義之大,在2004年,政府啟動了“嫦娥探月”的工程。70多歲的歐陽自遠每晚只能睡三四個小時。而面對外界的壓力,他信誓旦旦地對政府說:“嫦娥一號的開支預算僅需要14個億,換一種方式說就是在北京修兩公里地鐵的開支。”讓他倍感壓力的是,環境不能容忍科學上的失敗。他無法想象一旦出現失敗,結果會是怎樣。但最后,并沒有超出預算,2007年,科學家們成功地把“嫦娥一號”送上了“廣寒宮”上。是中國的航天事業前進了一大步。隨后數年,“嫦娥二號”、“嫦娥三號”、“嫦娥四號”和“嫦娥五號”也陸續飛上了浩瀚的太空。

他曾與俄國科學家交流過俄羅斯探月的最終目的是什么?“他叉起手來非常驕傲地告訴我,要解決全人類未來的能源問題。”我說,“加里莫夫,明年嫦娥一號上天,我將要得到月球土壤里氦-3資源的分布和資源總量”。他大吃一驚。你們中國怎么就能夠做呢?我說準備了3-4年了,我們一定能完成。據我們探測,月球上這種資源大約是120萬噸左右。在核聚變發電得以實現時,全世界一年的能源需求,大約氦-3的用量為100噸,月球的氦-3資源至少可以解決全人類未來一萬年以上的能源需求。這是人類的財富,所以我們要向全世界發布。”

最后,他指出:我們中國在探月方面的壓力很大。有美俄兩國的重啟探月計劃的壓力,又有印度2020年的登月計劃。希望寄托在我們新一代青少年的身上。

年級組長李銳老師也談了自己的感受:第一點,桌子上有兩杯水,但歐陽院士在兩個半小時的講座過程中并沒有喝一口水,他說如果喝水是對老師和同學們不尊重;第二點,歐陽院士在要坐下講課時,征求了全體師生的同意,方才落座。這就是體現了歐陽院士的大家風范。希望同學們能為了中國的“奔月夢”而努力。

亞博千贏國際:


分享